辽海讲坛 >

东北---共和国的前进基地——“辽海讲坛”讲座

2022-06-23 10:15

《东北---共和国的前进基地》

(徐文涛)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振兴东北,振兴辽宁,十分需要我们全面了解历史,特别是东北解放战争的历史,以史鉴今,更加增强热爱东北、振兴辽宁的自豪感、荣誉感和紧迫感。

本文力图将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共产党抢先占领东北,创建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仅用三年时间打败国民党,解放全东北,支援全国解放的艰苦历程和辉煌业绩展示给读者。

第一、抢占先机,挺进东北

1945年2月4日至11日,苏、美、英三国首脑在前苏联克里米亚的雅尔塔召开会议,达成《雅尔塔协定》。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6日、9日,美国分别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   

苏联于8月8日对日本正式宣战,8月9日苏联红军1 50万人向日本关东军展开猛烈进攻。当天,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各抗日根据地对日、伪军发起猛烈的全面进攻。10日,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出7道命令,敦促日伪军投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发表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正式签署投降书,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

早在1945年4月召开的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主席就强调指出:“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最近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占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巩固的基础。”

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做好内战准备,从8月14日至23日,连续三次电邀毛泽东去重庆谈判。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针对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适时提出“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1945年9月14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以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为委员,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立即赴东北工作。为了方便同驻东北的苏军交流,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授予彭真、陈云、叶季壮中将军衔,授予伍修权少将军衔。同时,从关内各解放区紧急抽调十万大军、二万干部挺进东北,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

建立东北人民自治军。1945年1 0月3 1日,中共中央决定,将先期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在东北的抗联部队,统一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罗荣桓任第一、第二政委。程子华任副政委,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保任副司令员;肖劲光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组建自治军总后勤部。1945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在沈阳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后勤部。部长:叶季壮,副部长:张永励、贺诚。

建立东北银行。1945年10月31日,为了使我党我军在东北稳固立足并掌握经济命脉,立即成立了东北银行,由总后勤部长叶季壮兼任行长。1945年11月1 5日,东北银行在原东北博物馆内正式办公后,立即派干部接收伪满洲国中央银行奉天造币厂,准备在沈阳印发货币。由于苏军干涉,随即迁往新民县城印刷了面额为1、5、1 0元三种东北银行币。

1946年3月,东北局在抚顺召开第一次财经后勤会议,决定东北银行总行发行东北流通卷,在东北全境使用,共印制东北流通卷26亿元。

接管东北铁路。我军开进东北以后,立即接管铁路。从8月至11月先后成立了西满、东满、南满和北满铁路局,实行军事管制。首创我党我军领导和管理铁路的历史。1945年12月,洪学智兼任东北铁路司令;1946年7月,陈云任东北铁路管理总局局长;1946年8月,吕正操接任东北铁路管理总局局长。

接应出关部队。1945年11月,根据中共中央关于“东北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迅速组织和接应出关部队的干部战士进入东北”的指示,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后勤部派出兵站接应出关部队。

1945年11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后勤部派出张汝光、高文智、王亢携带物资在黑山、阜新一带开设兵站接应出关部队。

1945年10月至12月,肖华率东满人民自治军在貔子窝,就是现在的皮口、庄河设立两个兵站,接应从山东渡海而来的部队。

接收敌伪物资。1945年11月,我军先期进入沈阳的部队接收了日本关东军581军需被装库、918枪械仓库和532军需日用品仓库三个大型仓库,缴获了大批作战物资。

此时,美国积极帮助国民党军抢占东北,美军派出军舰和飞机,运输和掩护国民党十个军的兵力从营口、葫芦岛强行登陆。

1945年11月中旬,国民党军突破山海关后,相继占领绥中、兴城、锦西,直逼锦州。1945年11月,国民党通过外交途径向苏军施加压力,要苏联政府履行同国民党政府签定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军从东北撤回国内后,将长春、沈阳、哈尔滨等大城市和中长铁路移交给国民党政府接管。

组织千里大转移。为避免在外交上给我军造成麻烦,根据中共中央关于“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战略方针,东北局及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于1 1月底,用三天时间撤出了沈阳。为了保存战略物资,行程万余里,历时近一年,北满建立了稳固的后方基地。

第二、唤起民众,立足东北

我军进入东北初期,由于日伪武装尚未灭绝,日伪政权尚未瘫痪,群众对我军尚未接受,政治斗争异常尖锐。加上日寇大肆掠夺地方资源,工厂大批倒闭,土地大片荒芜,农民大批逃亡,致使我党我军经费物资筹措异常艰难,后勤保障工作困难重重。

国民党蒋介石借《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机会,派出“接收大员”到东北,收编伪军,给汉奸头子封官加委,伪满洲国几十万伪军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接受日伪政权的所谓先遣军。他们打着“中央先遣军”的旗号招揽武装,打家劫舍,残害百姓。国民党蒋介石又派遣了大批“中统”“军统”特务,蛊惑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打击革命力量,大肆进行特务恐怖活动,造谣中伤共产党。

1945年12月28日,毛泽东代中共中央起草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电文,电报指出:我党现时在东北的任务,是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军事政治的根据地。建立这种根据地的地区,现在应当确定不是在国民党已占或将占的大城市和交通干线,也不是在国民党占领的大城市和交通干线的附近地区内。这是因为国民党既然得了大城市和交通干线,就不会容许我们在其靠得很近的地区内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这种地区,我党应当作充分的工作,在军事上建立第一道防线,决不可轻易放弃。但是,这种地区将是两党的游击区,而不是我们的巩固根据地。因此,建立巩固根据地的地区,是距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乡村。我党在东北的工作重心是群众工作。群众工作的内容,是发动人民进行清算汉奸的斗争,是减租和增加工资运动,是生产运动。应当在这些斗争中,组织各种群众团体,建立党的核心,建立群众的武装和人民的政权,把群众斗争从经济斗争迅速提高到政治斗争,参加根据地的建设。我党必须给东北人民以看得见的物质利益,群众才会拥护我们,反对国民党的进攻。电报要求:迅速在西满、东满、北满划分军区和军分区,将军队划分为野战军和地方军。将正规军的相当部分,分散到各军分区去,从事发动群众,消灭土匪,建立政权,组织游击队、民兵和自卫军,以便稳固地方,配合野战军,粉碎国民党的进攻。这一指示为我党我军在东北的工作指明了方向。

1946年6月16日,中共中央调整了东北局领导分工,由林彪任东北局书记兼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兼政委,由彭真、罗荣桓、高岗、陈云为副书记兼副政委。7月3日至11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哈尔滨召开扩大会议。7月7日通过了委托陈云同志起草的《东北的形势任务》,即著名的《七七决议》。根据决议精神,东北党的干部纷纷走出城市,丢掉汽车,脱掉皮鞋,换上农民衣服,不分文武、不分男女、不分资格,统统到农村去,为创建巩固的东北根据地而奋斗。

《七七决议》的发表,是东北解放战争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其意义就是把人民摆上历史的天平。在服务群众中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力量,依靠群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当时的东北局创办了第一个党内刊物,命名为《群众》。在《群众》发刊词中说:“出版党内刊物的目的,就是要解决东北建党建军建设根据地的各种问题,而在这些问题中最中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发动群众,所以把我们的刊物就叫做《群众》。”这个发刊词还说,“今天我们在东北还没有根据地,还没有家。如果我们不赶快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建立自己的家,我们就会站不住脚,就会有失败的危险。建立根据地就好比是为自己造房子,如果我们没有家,没有房子,就好比是流浪者,飘来飘去的二流子,遇到狂风暴雨,就会无家可归,无房子可住,就要被狂风吹掉,被暴雨淋死,遇到严寒冬天,就会冻死饿死。”这篇短文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但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人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是党和军队的生命之根。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合江省委书记的张闻天也特别强调服务群众。他指出,服务群众就是要“大官做小事”。他还说:“国民党有个法宝,就是几百万美式装备的军队。我们也有一个法宝,就是把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什么叫政治家?给人民解决了土地、房子、牛羊问题,他就是伟大的政治家,就是人民承认的政治家。”当时很多党和军队的干部,纷纷深入到农民群众中去,不怕脏,不怕累,和农民在一起,学习东北农民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情况,领导他们开展斗争,解决他们的切身要求,把他们组织起来武装起来,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

建立政权、发展生产。我军进入东北初期,在摧毁敌伪政权,建立县、市民主政权基础上,先后成立了各省的民主政府。1 946年11月以后,广大农村普遍建立了基层政权。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派出大批干部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解放区629万农民分到了7547万亩土地,基本达到了“地到手、粮到口、人到房、马到槽、枪换肩”。广大农民革命和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剿匪除奸、稳固后方。1946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组织开展了大规模的剿匪活动。至1947年4月,共歼灭土匪10万人,有力地保卫了解放区群众的生产和社会的安宁,对巩固我军战略后方,支持战争起了重要作用。

发展军工生产,支援全国。1945年10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后勤部在沈阳组建时,就设立了军工生产部,广泛收集敌伪军工机器、设备、材料,筹办军工厂,为发展军工生产奠定了基础。1 947年1 0月,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在哈尔滨召开军工会议,明确把东北建成全国军工生产基地。军工部从1946年春开始先后在珲春、佳木斯、鸡西、哈尔滨建立了武器、弹药工厂40个,1946年3月,在大连首创了我军第一个大型兵工企业——大连建新公司。

毛泽东对东北的军工生产寄予厚望,1947年8月、1 1月和12月,3次电告林彪、罗芣桓:“将大量山野炮弹及黄色炸药向南线各军输送,他们对此如大旱之望云霓。”“望东北局用全力加强军事工业之建设,以支援全国作战为目标。”“从东北输送炮弹炸药至华中、中原与西北,此种任务极为重要。”

东北我军的军需、被装的生产供应,是通过部队后勤军需工厂生产和动员地方协作加工两条渠道来解决的。1946年,开始由各纵队和各军区分散组织生产。1948年组建东北军区军需生产部实行集中领导,辖1个材料局5个制造厂,共32个工厂,2.75万人。不仅保障了辽沈战役百万大军作战的需要,而且支援了平津战役,并保障东北野战军南下,解放“两湖两广”和海南岛。

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总卫生部于佳木斯首创了我军第一个大型制药厂——东北制药厂,并陆续组建了东北卫生技术厂、玻璃厂,主要生产药瓶,为缓解解放区药材的供求矛盾和增进解放区军民的健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1949年2月,东北制药厂迁至沈阳,移交给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

创建学校,培养人才。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先后创办了供给、卫生、军工等后勤院校,培养各类专业人才一万多人。1947 年2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在哈尔滨首创了我军第一所汽车学校。现在的中国医科大学、沈阳药科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白求恩医科大学、大连医科大学、锦州医学院、延边医科大学、齐齐哈尔医学院及迁移至广州的第一军医大学、重庆的第三军医大学等院校都是军队创办的院校,解放后陆续移交地方的。

扩建部队、壮大军队力量。为了适应战争形势的发展,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创建了空军、炮兵、铁道兵、工兵和装甲兵。至1948年8月,东北人民解放军已有步兵12个纵队、一个炮兵纵队、一个铁道纵队及若干独立师的百万雄师。

强大的后勤,是胜利的保障。随着战局的发展,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先后组建了大批汽车、輜重、警卫部队和后方医院、仓库等后勤保障部队。1946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卫生部成立后,除接收敌陆军医院外,还征用部分地方医院,派遣我军干部进行整顿,逐步改造成军事医院。到1946年底,已有医院41所。1946年7月组建了警卫团。为防止土匪骚扰,西线后勤司令部还增编了骑兵团。1946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于哈尔滨市首创了我军第一个汽车团。将接收的哈尔滨大同酒精厂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供给部哈尔滨酒精厂,修复了日伪在牡丹江温春的油料仓库,接收苏军援助的油料。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卫生部没有固定药材库房,只保管十几辆大车的药材作为流动仓库,供应20多个单位。1947年4月,组建4个后勤办事处,辖有被装物资仓库和油料仓库。1947年7月,军械局扩编为军械部,又增设5个军械仓库。1947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成立了辎重团队。

第三、 军民一体,鏖战东北

从1946年2月至1948年11月,东北我军先后与国民党军进行了“秀水河子战斗”、”鞍海战役“、“新开岭战役”、“四平保卫战”、“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夏、秋、冬攻势作战”及辽沈战役等大战役,共歼灭敌人110万。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后勤部、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东北军区后勤部紧紧抓住粮、弹这个主要矛盾,充分依靠人民众、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广开门路筹措物资,千方百计提高保障能力,终于渡过了物资奇缺的难关,保障了部队的基本需要,为部队的发展壮大作出了贡献。

四平保卫战,建立5条兵站线。1946年4月18日至5月1 8日,国民党为夺取中长路,集中10个师的兵力向我四平进犯,我军展开了出关以来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四平保卫战,歼敌万余人。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在地方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沿梅河口和四平线建立5条兵站线,动员2万余人,部署6所医院,救治伤员8700余名。四平保卫战的后勤保障是在新区物资极端匱乏、条件异常艰苦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总后勤部借到苏联红军币4200万,用于购买粮食等物资,对保障这一战役起了很大作用。四平保卫战前,我们接收了关东军哈福弹药库400个车皮的敌伪弹药物资,解决了作战急需。

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组成前后梯队。1946年10月19日,国民党军集中1 0万兵力,分三路向南满我军进犯。为粉碎敌人的进攻,东北我军组织了著名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粉碎了敌人“南攻北守,先南后北”战略计划,迫敌转攻为守,我军则由被动转为主动。

这次战役,对后勤系统保障大兵团冬季作战的能力是个很大的锻炼和考验,并暴露出一些严重问题:防寒保障不足,粮食供应不及时,影响战役进程,缺医少药,伤员救治不及时。

三下江南的后勤保障,由总后勤部钟赤兵部长和李梓斌参谋长帶领后勤部前梯队的一部分人员到榆树组建后勤前方指挥所;政委杨至成带部分人员随总部驻前郭旗、扶余组成后梯队。共展开了3条兵站线,配置32所医院,开辟7条后送伤员道路。

四保临江的后勤机关分为前、后两个梯队。前梯队驻临江,展开两个兵站及三个中站,并在安全地带部署了前方医院和仓库,负责前线部队的后勤保障。其它为后梯队,带部分物资,驻朝鲜江界和满浦,负责物资保障、医疗管理、支援前梯队工作。整个战役共动员民工5-6万人随部队行动。临江铁路局运送军用物资7万吨,部队人员1万名,这是我军首次运用铁路保障军事运输。

战略反攻,组建后勤司令部。1947年5月至1948年3月,东北我军为了配合全国战略大反攻,先后进行了夏、秋、冬季三次大规模的攻势作战,共歼敌30余万人,解放了大小城市75座,使我东、西、南、北满根据地全部连成一体,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为适应战局的需要,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扩建为总后勤司令部,由黄克诚任总司令兼政委,并组建了东、西、北线后勤司令部,有力地保障了战役的胜利。

夏季攻势后勤保障。1947年5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为歼灭分散之敌,收复失地,打通我南、北满联系,从根本上扭转东北战局,向敌人发起了夏季攻势。战役历时50天,共歼敌8万余人。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政委杨至成在朝阳镇组织前梯队,负责四平一带前线部队的后勤保障工作。

秋季攻势后勤保障。1947年9月14日,东北民主联军为打破国民党“依托重点,向外扩张”的企图,向中长、北宁铁路延线之敌发动了秋季攻势。战斗首先在锦西以西的梨树门沟、杨家仗子地区展开,接着又逐步向沈阳为中心的狭长地带延伸,至11月5日攻占城市17座,歼敌69800余人。

冬季攻势后勤保障。1947年12月15日,我军又向国民党发起冬季攻势。先后解放城市1 8座,人口600余万,歼敌15.6万余人,将敌压缩在沈阳、锦州、长春等地区。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为东北人民解放军。

辽沈战役后勤保障。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在东北地区对国民党军展开战略性决战的辽沈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辽沈战役,我军投入13个纵队53个师及二线兵团共1 00万人的兵力,经过锦州、辽西、沈阳几次大的会战,共歼灭国民党军队47万余人,解放了东北全境。

辽沈战役之前的1948年8月,为了使后勤保障工作适应“大兵团、正规化、攻坚战”的需要,东北军区后勤司令部“一分为二”,组成东北军区后勤部和东北野战军后勤部。“东后”由东北军区副政委李富春兼任部长,仍驻哈尔滨,统管军工、军需、供给、运输等部门,主要负责对前线部队物资供应的筹划、采购、生产与前送等任务。东北野战军后勤部隶属于东北军区后勤部,负责辽西攻打锦州部队的保障。

为保障战役的胜利,东北行政委员会和各省都成立了支前委员会,各县和乡村也建立了支前组织。“全力支援前线,一切为了决战胜利”,成为一致的口号和行动。在规模巨大的辽沈战役中,东北军民掀起了轰轰烈烈地参军参战热潮,出现了“父母送儿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的动人场面。男女老少送公粮、缝军衣、做军鞋、照顾伤病员。百万民工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架桥辅路,运送物资,在广阔的战场上,呈现了军民团结战斗的壮丽图景。辽沈战役实际发生伤病员6.48万人,其中伤员5.48万人。辽西地区”村村设医院,家家是病房,人人当看护“。广大卫生人员坚持“一切为了伤病员”的方针,为奋力抢救伤病员,伤亡了729人。

据统计,在三年东北解放战争中,我军由出关时的不足13万人,到辽沈战役结束时已发展为132.7万人。3000万东北人民,有165万优秀子弟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参战支前民工达313万,其中很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东北人民的伟大历史功绩将永载史册。

东北解放战争的历史进程充分说明: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我党我军是种子,根子扎得深才能枝繁叶茂,结出丰盛的果实。没有群众,我党我军就站不住、活不了、长不大、打不赢!

第四、解放全国,依托东北

1948年11月2日,东北人民解放军解放了沈阳,东北全境获得解放。同日,陈云率4000人接管沈阳,并任沈阳军管会主任。在陈云同志正确领导下,沈阳迅即克服了大战后的困难,实现了社会稳定、生产恢复、人民高兴。当时,沈阳军管会接收沈阳实行“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十六字方针,浅显明确,易懂易行。军管会采取的“五点工作方法”切中要害,效果明显:

1、首先要恢复电力供应。没有电,电灯不亮,电话不通,自来水没有,电车和火车也无法开动,变成一座死城,秩序就无法控制。

2、要迅速解决金融物价问题。为避免外地商人来抢购,本地商人将物资收藏,以及物价先落速涨现象,先介绍了解放区近来各地的物价表,使商人有底,敢于开市。

3、敌警察必须收缴枪支,让其徒手服务。交通警察尽快站岗,消防队各守原位,户籍警察大都可留。

4、利用报纸,宣传政策,稳定人心。城市的人有看报习惯,不可一日无报,对我宣传品,各阶层都是字字细读。除安民布告等预先准备好外,可先准备几期报纸稿件,一进城就立即出报。

5、工资问题要妥善解决。沈阳(连抚顺、本溪)有公教职工约15万人,如不注意工资问题,则人心不定。对国民党的欠薪,则置之不理。特殊情况者,可作必要的救济。

陈云同志坚持一切为了人民的指导思想,只花了一个月,就妥善地解决了沈阳从国民党手中转换到中国共产党手中这一“转轨”工作。1948年11月28日,陈云同志写出专门报告,给中共中央东北局并转中共中央。中共中央毛主席十分重视陈云的《接收沈阳的经验》这一报告,立即转发给各中央局和前委,列为中国共产党接收城市的“样板”。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每打下一座城市,都参照陈云的报告执行。

1948年11月1 8日,中央军委决定东北野战军立即结束修整,取捷径快速隐蔽入关,参加平津战役。11月23日开始,东北野战军主力共80万官兵和15万支前民工分兵三路向关内开进。

1949年1月15日,东北野战军主力一纵和二纵经过29小时激战,歼敌13万人,解放了天津。1月31日,北平市和平解放,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敌52万人。

1949年4月1日起,东北野战军改称第四野战军。第四野战军南下先后进行了渡江战役、衡宝战役,湘西剿匪和广西剿匪作战。1950年5月1日,解放了海南岛。

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军区以主要精力保障东北野战军入关,支援全国解放。粟裕同志说:“华东的解放,特别是淮海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华东民工的小推车和大连制造的大炮弹”。

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作为全国解放战争可靠的战略后方基地,发挥了重大的保障作用。1948年,东北战略区上交中央黄金5万两,用全部开支的13%支援关内各解放区,还派出15万民工随东野入关。1949年,东北区负担了入关作战的第四野战军全部费用,折合粮食379.84万吨。1948年,东北行政区抽调18,000名干部、选调1500名积极分子和青年学生随四野南下,执行新解放区政权接收和建设工作。1949年6月,东北又抽调500名老干部南下,支援新解放地区,并继续从东北抽调关内二线部队达35万人。

据不完全统计,东北支援关内的粮食100万吨、木材420万方、钢材20万吨,支援关内解放战争的各种物质共302万吨。东北还拆除了5条次要铁路,将铁路器材、枕木、机车等全部运进关内,修复了粤汉路、淮南路和陇海路。

第五、建设祖国,辉煌东北

1948年11月,东北全境解放后,迅速恢复东北工业生产对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中共中央东北局提出“让工厂冒起烟来”的口号,动员全民为实现工厂的早日复工和发展作出贡献。广大工人阶级积极捐献器材和原料,仅辽宁就捐献了73,000多件、价值17.6亿元的东北币。

1949年春天,毛泽东主席发出了“鞍山的工人阶级要迅速在鞍钢恢复生产”的电令,几个月后,鞍钢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正式开工。1952年5月4日,中共中央批示“要集中全国力量首先恢复和改建鞍山钢铁公司“,鞍钢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和7号高炉被定为”三大工程“。1953年12月26日,鞍钢”三大工程“竣工,人民日报以《我国工业建设的重大胜利》为题发表了社论,毛泽东主席给鞍钢全体工人复信中说:”鞍钢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7号高炉的提前完成建设工程并开始生产,是1953年我国重工业发展中的巨大事件。“

东北的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不负国家信任,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到祖国建设大潮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在共和国工业史上起主导和重要作用的首家企业、大型企业,在东北大地上构建起来,形成了以重工、化工为主体的工业基地,被誉为”共和国的长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前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有67项安在东北:辽宁24项、吉林11项、黑龙江22项。辽宁省为了与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相配套,还安排了省市重点项目730项。东北三省诞生了新中国第1个飞机制造厂、第1个飞机发动机制造厂、第1个机床整机厂、第1个汽车制造厂、第1个汽轮机厂、第1个大型机械化农场等,仅辽宁就创造了1000多个全国第一。在”一五“时期,辽宁省上交中央财政143.9亿元,调出生铁490万吨、钢材38万吨、有色金属18.8万吨、机床14,722台,支援外省的技术干部和工人总数达18.3万人,担当起了支援全国的光荣任务。

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东北工业战线涌现出一大批劳动模范,他们被誉为”走在时间前面的人“。在新中国前30年的生产建设中,仅辽宁省就产生了孟泰、王崇伦、马恒昌、田桂英、尉凤英等58位全国著名劳动模范。

1958年,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同志为支援鞍钢建设,从湖南家乡来到鞍山,1960年在辽阳参军入伍,1962年在抚顺因公牺牲。在短短的4年时间里,他与辽宁军民朝夕相处,一串红色的印记,留下了永恒的雷锋精神。辽宁是雷锋精神的发祥地,雷锋精神从辽宁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当前,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发展经济、稳定社会的繁重任务,让我们铭记辉煌历史,发扬光荣传统,为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为振兴辽宁砥砺前行,努力奋斗,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简介:徐文涛,东北军事后勤史馆馆长、东北解放战争研究会会长,兼任辽宁省关工委《五老报告团团长》。



[作者: ]
[编辑: ]

最新文章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辽宁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办公室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5号 邮编:110006 电话:024-23264268
icp备案序号:辽icp备10201754号-2

版权所有:辽宁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办公室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5号
邮编:110006 电话:024-23264268